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

获取最新域名
密室逃脫



我什麼也看不見



我並不是處在沒有光線的地方,我也沒有閉上眼睛,更不是瞎子。



其實更準確的說,我並不是看不見,而是我沒有看到,各式各樣的光芒與

線條映入我的眼裡,對我而言只是毫不相關的色彩與幾何圖形,我感覺自己非

常的輕鬆,就像在雲端裡飛翔,但我其實並不知道我在哪裡。



或者真的穿梭在雲端?或著只是在一個骯髒不堪的衛生間?



我不在乎。我只是持續地處於這個虛無的世界中,等待著主人的命令,我

感覺不到自己,甚至感受不到時光的流逝。



我等待著主人的命令。



主人沒有任何命令。



我是主人的奴隸,我的身體、靈魂都完全的屬於主人,在主人給我命令之

前,我不用思考、不用感受,我只需要等待著。



主人沒有任何命令。



? ?? ?? ???************



突然間,我感覺大腿之間有一股熱流,一瞬間,原本完全停滯的世界好像

突然被撥動了時鐘,身體的感受迅速的從大腿間濕黏的感覺擴散開來,我感到

雙膝痠軟、肩膀劇烈的疼痛,我放下了手臂,才知道我一直舉著雙手。



膀胱快漲破的感覺也迅速的加劇,我無法控制地蹲了下來,雖然似乎還穿

著褲子,但我一刻也無法忍受的讓剩下的尿液完全宣洩出來。



同時,眼前的光芒迅速的聚焦成形,原本毫不相關的幾何圖形開始組成原

來的形體,我看到了一張白色的床,床上躺著我不認識的男人,這裡很像是平

價的商務飯店裡的房間,我發現自己赤裸著上半身,下面穿著牛仔褲,現在牛

仔褲的大腿部分被浸溼了一大片,尿液從已經飽和的牛仔布料滴到了地上。



我沒有穿鞋子,腳上只剩下粉紅色的襪子,但也沾上了尿液。



我的眼睛澀的像要快燒起來似的,我閉上雙眼,用手掌摀住自己的臉,手

指在眼皮上加壓按摩著,我才發現自己的下巴嘴角都是濕的,甚至有著濕過又

乾掉的痕跡,唾液被風乾的酸味湧進了我的鼻腔裡。



我脫掉了濕透的褲子、內褲還有襪子,在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之前,

我想先洗去身上那些令人不悅的氣味。



我左右張望了一下,沒有浴室。



不是沒有浴室而已,沒有門、沒有窗戶,雖然看著像房間,但這裡似乎更

像是一個大箱子,有著一般房間該有的傢俱,但卻缺少了與外界聯繫的通道,

我注意到這裡也沒有電話,牆上掛著時鐘,顯示著三點三十分,下午三點?還

是半夜三點?我一點線索也沒有。



我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裡的?我的腦海裡一片混亂,找不到任何關於這裡的

記憶。



我慢慢地走向躺在床上的男人,男人緊閉著雙眼,頭部朝上仰躺在床的正

中央,雙腳懸在床的外面,西裝筆挺的,戴著領帶還穿著西裝外套,對比著一

絲不掛的自己,我心裡有一股很不公平的感覺。



我不想吵醒他,希望能在他醒來之前在他身上找到些什麼線索,但我很快

發現自己的顧慮是多餘的,因為,床上躺著只是一具屍體。



雖然看起來像是睡著了一樣,但是明顯已經沒有了氣息。



我翻著他的口袋希望能找到些什麼,其實我有點意外,人生第一次和死人

共處一室,我竟然對這具屍體沒有感受到太大的恐懼,或許是現在詭異的狀況

讓我無心分神在恐懼上面,也可能是他才剛死,沒有太多屍體的樣子,但正這

麼想著,我突然間渾身顫抖了一下,跳了開來。



我並不是被什麼嚇到了,而是我想將他翻過身來,拿他屁股後面的皮夾,

在抬起他的手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覺自己像是被電到了一樣,一股極致幸福的

快感衝到了腦門,我不確定自己發出了怎麼樣的聲音,慢慢地恢復過來時,我

才發現自己的左手正按摩著私處,腿上的尿水與愛液混雜到了一起。



還是先離主人遠一點的好。



主人?我搖著頭,不知道心裡怎麼會冒出這個詞彙的。



因為手上沾黏著愛液,我更迫切的想要清洗一下,這次我看到了冰箱,我

快步的走了過去,將冰箱打了開來,太好了,裡面有三瓶沒開封的礦泉水,我

很想一股腦地將整瓶水倒在身上,但突然想到自己不知道還會被困在這裡多長

的時間,還是節省一點的好,而且一想到飲水的問題,我也才發現自己非常的

口渴。



我打開了礦泉水,一開始先慢慢地喝了一小口,但似乎對於極度乾燥的喉

嚨沒有任何幫助,雖然想著要節省一點,我還是一下子就喝掉了半瓶。



接著我想要尋找毛巾,沒有浴室當然找不到毛巾,我轉而尋找能夠替代的

布料,床單看來是不錯的選擇,但是我不想再靠近主人,主人?我又奇怪的搖

了搖頭,另外,我也不想使用屍體躺著的東西。



我在電視邊的角落發現了自己的衣服和胸罩,不過哪裡都沒有看見我的鞋

子,倒是看到了主人的皮鞋……主人……我極力的想擺脫這個詞彙,卻發現自

己只能這樣來稱呼主人,即便只是在心裡。



無計可施的狀況下,我用礦泉水小心的沾濕自己的衣服,然後擦拭了身上

濕黏的地方,用掉了剩下的半瓶水。



雖然沒辦法洗衣服,我還是想先把髒掉的衣物給晾起來,所以我打開了衣

櫥,衣櫥上層有著備用的床單,真是笨蛋,我咒罵了一下自己,應該早拿那個

來清理身體,現在就有衣服可以穿了。



在把衣服和褲子用衣架吊起來之後,我把備用的床單當成大浴巾式的包住

自己的身體,至少不用再光著身體走來走去。



我繼續搜尋著能弄清自己發生了什麼事的線索,然後我看見了一台筆記型

電腦,這不是我的電腦,那應該是主人的,啐,我又暗怒著自己在心裡稱呼他

為主人。



我打開電腦,果然要輸入密碼,我當然沒有密碼,不過我也注意到指紋解

鎖的功能,我轉過頭看著躺在床上的主人……我懶得再生氣了,現況是,也許

我可以用主人的手指來幫電腦解鎖,可是我實在不願意再去碰他,剛才的感受

太驚人了,我嘆了一口氣,決定先放棄這台電腦,



我繞著房間走了一圈,除了沒有開口與通訊設備之外,這就是間很一般的

飯店房間,有電視、有床、有梳妝台、有衣櫥、有冰箱,我翻了每一個抽屜,

找到了一本聖經、兩個保險套和一包巧克力,冰箱裡除了剩下的兩瓶礦泉水之

外,還有兩罐可樂,聽說汽水的熱量很高,我平常都是不敢喝的,如果到了真

的不行的時候,這兩罐可樂不知道能不能幫我多活幾個小時。



我打開了電視,終於確認現在是晚上,應該說都快天亮了,現在的時間是

星期四的淩晨四點半,如果看的到外面的話,應該會看到陽光已經要探頭了。



從電視裡看到了外界的模樣,讓我感覺自己慢慢回到了現實,我還記得星

期三早上去上班的經歷,也記得我到了公司,上午開了會,中午和我最要好的

同事婷翎一起吃了咖哩飯……不對,那好像是星期二的事情,那我星期三吃什

麼?我有吃午餐嗎?記憶到這邊變的相當模糊。



想到這個,讓我更加感覺肚子空的厲害,吃了兩顆巧克力稍微充飢。



終究,我還是想打開那台筆電,我將筆電放在了主人的右手旁邊,然後用

被單將自己的雙手包了起來,希望主人有用指紋來設定密碼,但就算有,會是

哪隻手指呢?我決定從先試試看右手的食指。



我深吸了一口氣,抬起主人的右手,讓他的右手食指貼到指紋感應器。



但即使隔著被單,我還是感受到了那一股不可思議的幸福電流,還好我還

能在恍惚之前,將主人的手指準確的擺在了感應器上,緊接著我整個人趴到了

主人的旁邊,奇妙而劇烈的高潮從接觸到主人的雙手蔓延開來,我用手指瘋狂

的抽弄著自己的私處,忘情的尖叫著。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我慢慢地回過神來,床上有著我的愛液造成的水漬,

甚至連電腦上也噴到了幾滴,然後我看向了螢幕,「請重新感應」,代表我失

敗了。



我帶著高潮的餘韻和失望的情緒離開了床上,做了好幾次深呼吸來平復心

情,然後我開了第二瓶礦泉水喝了一口,下定決心要再試一次。



這次試試看右手的拇指。



又一次瘋狂的高潮之後,我仍然只看到了令人失望的結果。



我必須花好長一段時間來冷靜下來,然後再試一次、再試一次,當我嘗試

到第六次的時候,我幾乎已經絕望了,也許主人根本沒有使用指紋辨識,像是

我自己的手機雖然也有這個功能,但我就沒有設置。



終於,我第七次的時候將主人的左手小指放在感應器上,又一次激烈的手

淫與高潮過後,我抬起頭看了電腦,終於成功地進入了作業系統,電腦上的時

間已經是早上八點了,我帶著慶祝的心情將第二瓶礦泉水喝個精光,又吃了兩

顆巧克力補充體力。



去你的,誰會用小指去設定啊!



我將電腦拿到了書桌上放著,坐了下來,打開了電腦上的地圖,我本來有

點懷疑,自己會不會是被外星人抓走做什麼奇怪的實驗,但地圖上的定位顯示

著,我確實在地球上,而且就在離公司不遠的一個飯店裡。



既然知道了自己在哪裡,我一度想要在PTT上呼喚網友來救我,但一來

我並不知道自己在哪個房間,也不知道該怎麼敘述自己的困境,這麼做可能只

會被當成神經病而已,說不定還會被轉貼到笨版讓大家恥笑,我決定將這個方

法當成最後的備案。



我繼續查看著電腦裡的檔案,然後,我找到了一個取名為『調教紀錄』的

資料夾,裡面的子資料夾全都是女孩子的名字,我隨手點進了第一個取名『王

欣怡』的資料夾,裡面大約有十個以日期取名的影像檔案。



我隨便打開了一個檔案,影片的背景是一個和我現在所在的房間很像的地

方,不過旁邊看的到窗戶,一個年輕女孩坐在床沿,頭重重的垂到了胸前。



主人……沒錯,就是現在躺在我身邊已經沒有呼吸的這個人,走到了她的

身邊,搭著她的肩膀說著,「深深的放鬆,進入愈來愈深的催眠狀態。」



催眠?她被催眠了?



這麼說起來,我也被催眠了嗎?太多的想法一下子湧現出來,我感到腦袋

一股刺痛。



「當我數到三,妳會清醒過來,但是當我一叫妳睡,妳就會立刻回到比現

在更深沈的催眠狀態,瞭解嗎?」主人繼續說著,女孩深深垂著的頭微微的上

下的移動著。



「一、二、三,清醒過來。」



女孩抬起了頭,眼裡閃過了一絲迷茫,然後困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這

是什麼地方?你是誰?」



「妳不記得自己來這裡做什麼嗎?」主人說著,女孩搖了搖頭。



「妳也不記得自己被催眠了嗎?」



「催眠?才沒有……」女孩看起來很沒有自信的說著,「好奇怪,我要離

開了。」女孩站了起來。



然後催眠師在她面前揮了一下手,喊了聲「睡」,女孩突然就像被關掉電

源的機器人一樣,整個人癱軟的跪了下去,主人扶住了她,讓她躺在自己的懷

裡。



「當我再度叫醒你的時候,妳仍然不記得自己被催眠了,但是妳不會想要

離開這個房間,妳會站起來脫光身上的衣服,並且不會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直到我提醒妳,同樣的,無論任何時候,只要我叫妳睡,妳就會立刻回到比現

在更深沈的催眠狀態。」



在主人叫醒了女孩之後,女孩繼續質問著主人是誰,問他說自己為什麼會

在這個地方,同時解開了上衣的釦子,脫去衣服,然後脫掉胸罩,接著拉下了

裙子、褪去內褲,不一會兒全身就光溜溜的,表情卻自然的就像什麼都沒發生

一樣。



「我主要是想欣賞妳美麗的裸體,然後拍照留念。」主人說著,揮舞著手

中的相機。



「你這個變態,你在說什麼啊。」女孩生氣的說著。



「妳不是也同意嗎?不然妳脫光衣服衣服做什麼?」



「我才沒……」女孩說到了一半,突然發現自己脫光了衣服,尖叫了一聲

蹲了下來拚命的擋住自己的身體。



「睡吧。」主人說著。



突然女孩又失去了力量,倒在地上睡了過去,原本蹲著的雙腿順勢岔了開

來,粉紅色的陰戶就這麼在鏡頭前展示著。



「欣怡,我要妳站起來,張開妳的眼睛,但繼續停留在放鬆而深沈的催眠

狀態。」



女孩照做著,眼神裡一片空洞,乖乖的站了起來,主人走了過去繼續暗示

著,「妳的身體會停留在我移動的地方,很輕鬆的保持原來的姿勢,妳就像個

雕像,美麗而沒有意識的雕像。」主人一邊說著,一邊調整著女孩的姿勢,將

女孩的雙手舉起,挺起胸部,像芭蕾舞者一樣的動作。



然後退後拿了相機拍著照。



我的心臟劇烈的跳著,我關掉了視頻,如果我也像這個女孩一樣被催眠了

的話,是不是這邊也會有我的名字,我看著這些資料夾,想找到自己的名字。



我叫什麼名字?



媽的!我現在才發現我不記得自己的名字!



這確實很像催眠師常做的暗示,我大概可以更確定自己被催眠了!



主人催眠了我,讓我脫掉了上衣,然後像剛才影片裡的女孩一樣,變成了

完全無法思考的人形模特兒,他拍著我的相片,擺弄著我的身體,讓我舉起雙

手像個雕像一樣。



然後,主人突然死掉了,天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許是心臟病發還是什

麼的,我就這麼一直乖乖的站著,不知道過了幾個小時,一直到了半夜三點才

因為尿褲子而清醒了過來!



其實我也沒有完全清醒過來,所以我只能叫他主人,這麼想的話,我應該

只是在一間很普通的房間,有門、有窗戶、也有電話,只不過我看不見,主人

不讓我看見。



我不知道該認為自己幸運,遇到了主人發生意外,逃脫了繼續被玩弄的命

運,或應該認為自己運氣太差,才碰到了這種困境。



突然,我注意到資料夾中有一個相當熟悉的名字,我在公司裡最要好的朋

友-陳婷翎。



我按捺不住的訝異,打開了資料夾,開啟了其中一個檔案。



我看到婷翎全身脫光的跪在鏡頭前。



「妳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我的主人。」



「妳是誰?」



「我是你的奴隸。」



「妳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我為了你而存在,主人,服侍你就是我的人生意義。」



婷翎是比我晚一年進入公司的後輩,留著一頭大波浪的捲髮,細緻的五官

看起來像個公主似的,但她的個性卻完全不向外表那樣的嬌弱,她是一個能力

很強又獨立自主的女性,不管碰到什麼困難,她的眼裡永遠充滿了自信,說起

來很慚愧,她來公司後明明是我這個前輩應該指導她的,但反而好幾次我碰到

了困難,都是她挺身而出幫我處理的,我們也因此成為了好朋友。



畫面裡的這個女孩,除了長的和她一樣之外,一點都不像她。



「舔我的腳趾。」



「是的主人。」



婷翎往前靠了過去,將頭低到了地面,舔著主人的腳趾,然後主人抬起了

腳,讓婷翎舔到她的腳掌,婷翎嗅著、吻著,一點都不放過的舔過主人的每個

腳趾縫和指甲縫隙,好像想把主人的腳整個吞進去一樣,露出了十分卑微而享

受的模樣。



我摀著嘴巴,無法自已的流下了眼淚,關掉了視頻。



我注意到最後兩個視頻,在日期的後面有個括號,裡面寫著一個我看不清

楚的名字,我打開了檔案。



我看到了自己,有點昏昏沈沈的坐在沙發上面,婷翎坐在我的身邊,我們

兩個都穿著平常上班時會穿的套裝,但婷翎的神智似乎很清醒,她看著我,然

後深情的吻了一下我的嘴唇。



我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唇,想像著被婷翎親吻的感覺。



「別急,等我催眠了她之後再來吧。」主人的聲音傳了出來。



婷翎有點嬌羞的笑著。



然後主人出現在視頻中,在桌上放了節拍器啟動著,發出十分規律的滴答

聲響,主人搖了搖我的肩膀,讓我稍微再清醒一點,然後在我面前點起了打火

機,「不要閉上眼睛,專心的凝視著火焰,仔細地聽著我的聲音……」



我突然意識到,這樣下去我會被主人再度催眠,我趕緊將聲音切掉,然後

快轉著,快速地看著畫面裡發生的事情。



我在快轉的畫面中,看到我和婷翎先後睡了過去,又過了一陣子,在影片

快要結束的時候,主人叫醒了我,我恢復了影片的速度,解除了靜音。



「感覺如何?」主人問著。



「好放鬆的感覺。」我說著,臉上露出很開心的表情,然後突然發現了旁

邊還熟睡著的婷翎,「婷翎?她怎麼了?」我問著主人。



「她被我催眠了。」



「催眠?真的假的?」我露出了很訝異的表情。



「當然是真的,而且妳也已經被我催眠了。」



「不會吧,我才剛……」我說到一半,然後主人不知道說了什麼。



我大概和影片中的自己一起沈睡了過去。



? ?? ?? ???************



我又因為劇烈的尿意而醒了過來,一回過神後,尿液止不住的宣洩而出,

流滿了地板、也浸濕了我身上的床單,我發現自己先前坐著的椅子倒在我的面

前,我躺在椅子旁邊的地板上,左膝似乎有些腫了起來,好像是跌倒的時候撞

傷的,我站了起來,把濕掉的床單解了開來,又恢復到一絲不掛的模樣,因為

面向左邊側躺的原因,我的左手麻到一個不行。



我抬起頭看了看時鐘,短針指向了九點,我才睡了十分鐘?



不對,我想我大概睡了十二個小時!



喉嚨乾到快燒起來似的,肚子也不斷的叫著,我打開了第三瓶礦泉水,喝

了三分之一,然後用三分之一來擦拭沾著尿液的雙腿,接著,我一口氣吃了三

顆巧克力。



我慢慢地運轉起腦袋,我想,應該是因為主人說出了會讓我回到催眠的暗

語,所以我會跟著影片裡的自己一起睡去,而且我記得,那個時候已經到了影

片的末端,大概在我進入催眠之後影片就結束了,所以我就在沒有人理我的狀

況下不停睡著,一直到身體到了極限才清醒了過來。



我還是被主人控制著,我該怎麼才能擺脫他的控制?我感到一陣絕望,雖

然主人已經死去了,但即使只是影片中的聲音也仍然能控制著我,我一時之間

感到悲從中來,蹲坐在牆角,盡可能地遠離主人的屍體和自己的尿液,忍不住

嚎啕大哭了起來。



也許過了十幾分鐘,哭完之後,我感覺腦袋更清醒了一點,想到自己會被

影片中的聲音控制,我突然有了一個靈感,沒錯,我不該絕望,或許這才是轉

機,我腦裡閃現了一個計畫。



我望向了電腦,毫不意外的,電腦已經回到了待機狀態,這意味著我必須

再碰主人一次,再經歷一次令人崩潰的手淫之後才能打開電腦。



一次就夠了嗎?天啊,我竟然忘了我剛才是用左手還是右手的小指來解鎖

的?我記得我第一次用小指就成功了,然後我好像都是用先右手、再左手的順

序來試的,所以應該是右手吧,不過我好像也沒有一直照著這順序,因為每次

嘗試都得有一次死去活來的經歷,我其實有點迷糊了。



下定決心之後,我先用主人的右手小指給電腦開鎖,因為又過了這麼多小

時,主人的屍體顯得更加冰冷與僵硬,發現到這一點才讓我心裡慢慢揚起了對

屍體的恐懼,不過這樣的恐懼只持續了也許不到一秒,因為我的內心立刻被猛

烈的快感佔據,所有的恐懼、煩惱一瞬間都好像與我沒有關係了,我拚命地用

手指抽弄著自己的陰戶,只有高潮才是我唯一的目標。



慢慢回過神後,電腦顯示著「請重新感應」,可惡,真的記錯了,我做了

幾個深呼吸,讓情緒慢慢平復之後,將電腦拿到了主人的左手邊,這真的是最

後一次了,我腦海裡突然有一種想法:還有人能給我這樣的高潮嗎?我搧了自

己一個耳光,討厭自己竟然冒出這種想法。



又重複了一次,在我經歷了人生可能是最後一次如此激烈的高潮過後,電

腦終於解鎖了。



我打開了幾個『調教紀錄』中的資料夾,開啟裡面最後一個檔案,希望能

找到主人幫女孩解除催眠控制的暗示,可惜,並沒有那種東西,主人似乎沒有

打算放過這些女孩,而是想要把她們當作呼之即來的催眠奴隸,但這也不影響

我的計畫,我在每個視頻中找到幾個我需要的單詞或句子,一個一個的把它截

取出來。



最後,我打開了我和婷翎一起出現的那個視頻,直接將進度拉到了最後,

就是這邊,主人快要講出那個會讓我回到催眠狀態的暗語了,我將鼠標放在暫

停鈕上,聚精會神的看著,如果這次又睡了過去,不知道又會睡過幾個小時,

我已經好久沒吃點像樣的東西了,說不定會就這麼一睡不醒。



畫面中的我說出「不會吧,我才剛」那一瞬間我將暫停按了下去,然後將

時間記錄下來,截取了接下來兩秒鐘的聲音,然後我開始合成著這些素材。



『(暗語),很好,深深地睡去,進入深沈的催眠狀態,我要妳仔細地聽

著我的聲音,當我數到三之後妳會……』



上面的部分很輕鬆,是從同一個地方節錄的,接下來就比較辛苦了。



『完全的、清醒過來、妳會完全、脫離、我的控制、我所有的催眠指令、

都會從妳的大腦、消失、妳將完全的、取回、對自己的控制、我所有的、催眠

暗示、都不再、生效、都不會、對妳產生、任何、作用、瞭解嗎……』



最後幾句又比較輕鬆了。



『很好,當我數到三之後,妳就會清醒過來,感覺精神很好,完全的恢復

正常,一、二、三,醒來!』



已經十一點多了,短短的幾段話弄了我快兩個小時,我吃了兩顆巧克力,

祈禱著計劃能夠順利進行,我將筆電放到了地上,自己也靠著床坐在地板上,

我撫了下膝蓋上的瘀青,我可不想再度在睡著時跌落到地上了。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我開啟了自己製作的音頻。



一陣無法壓抑的睡意壓倒了我,我的世界落入了一片漆黑。



? ?? ?? ???************



我張開了眼睛,和之前因為身體受不了才醒來的狀況明顯不同,我感覺神

清氣爽,全身十分的輕鬆,但比起這些,真正讓我感動到快哭出來的地方是,

我一張眼就看到了面前的窗戶。



我成功了!



我站了起來,自己仍然在同樣的房間,但是門和窗戶都出現了,門口擺著

我的鞋子,另外我還發現自己的手提包和手機都放在桌上,房間中央還架著一

部攝影機,我覺得很難理解的是,在我走來走去的時候,竟然都沒有踢倒它,

我真無法想像自己先前是用怎麼樣的軌跡繞過它的。



我的手機有著數十通的未接來電,公司、婷翎、還有我的家人,不知道該

怎麼對他們解釋我一整天的行蹤,或者,我更應該要擔心的是,這邊死了一個

人,員警會來調查這個房間吧?我又該怎麼解釋自己為什麼陪了這個屍體一整

天,房間裡還撒滿了我的尿水與愛液。



我拿走了攝影機中的記憶卡,套上滿是尿騷味的牛仔褲與上衣,將襪子直

接塞進手提包後,帶著筆電,套上了鞋子離開了房間,我不希望被別人看到這

些影像。



我想趕快回家沖個熱水澡,然後好好的吃一頓,剩下的事,等吃飽之後再

慢慢煩惱吧。



????????????????????????

? ?? ?? ?? ?? ?? ?? ?? ?? ?? ? (全文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